偿付能力连续滑坡近“腰斩” 渤海人寿新年如何解“旧愁”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2021-02-05 17:25:20

渤海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人寿”)“旧愁”未消再添“新忧”。近日,该公司2020年的业绩表现随着偿付能力四季报一同浮出水面,净亏损达18.59亿元,亏损幅度扩大了33%。苦恼之事不止于此,接连不达标的风险综合评级及不断下滑的偿付能力等问题也接踵而至。此外,海航集团破产重整给身为“海航系”成员之一的渤海人寿带来更多不确定性。而当前,市场人士更为关心的是,在天津“国资”背景的董事长“掌舵”下,渤海人寿将如何应对上述“烦恼”打开新局。

净亏损扩大、评级不达标均“祸起”投资

成立于2014年末的渤海人寿曾风光无限,创下了开业第二年就实现了盈利的佳绩。然而,好景不长,在连续三年盈利后,2018年该公司遭遇“滑铁卢”,净利润陷入亏损“魔咒”,且近三年来亏损不断扩大。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渤海人寿合计净亏损达18.59亿元,相较此前亏损缺口进一步扩大。2018年、2019年,该公司分别亏损7.68亿元和13.95亿元。

缘何烜赫一时的渤海人寿背起了亏损“包袱”?对此,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该公司后得知,2019年到2020年以来[2019年以来?],受经济下行和疫情影响,渤海人寿投资业务受到一定影响,虽然整体风险可控,但部分信托计划和债券民营融资主体经营困难或出现流动性问题造成违约,进而导致渤海人寿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对公司利润造成较大影响。

而查阅渤海人寿近两年年报不难发现,渤海人寿的资产减值损失在2018年、2019年分别达到7.43亿元和13.11亿元,占这两年亏损的97%和94%。

有分析人士表示,渤海人寿在净利润和投资方面遭遇的“滑铁卢”或与其背后的“海航系”资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事实上,受投资“拖累”的不止净利润,投资风险还影响了渤海人寿的风险综合评级。偿付能力四季报显示,2020年三季度该公司风险综合评级结果为 C 类,主要风险来自公司资金运用方面。

据了解,保险公司风险综合评级分为A、B、C、D四类,其中,C类公司指偿付能力充足率达标但操作风险、战略风险、声誉风险和流动性风险中某一类或几类风险较大的公司。

记者梳理发现,风险综合评级下滑的“分水岭”在2019年四季度,当季渤海人寿风险综合评级由A级降至B级,到2020年二季度再由B级降为C级。截至去年三季度,该公司已经连续两个季度风险综合评级不达标。

对此,渤海人寿解释称,风险综合评级的评价标准由风险量化指标(50%)和非量化指标(50%)两部分组成,其中量化指标主要为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非量化指标由操作风险(27.5%)、战略风险(5%)、声誉风险(5%)及流动性风险(12.5%)的管理状况构成。综合评级下调至C级主要受操作风险中的资金运用单项评分影响。

偿付能力连续滑坡近“腰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亏损缺口不断扩大、风险综合评级连续不合格的渤海人寿偿付能力连续滑坡问题也分外引人关注。

自2019年一季度开始,渤海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426.91%不断下滑至2019年末的304.71%,最终在2020年四季度降至215.72%。短短两年时间,渤海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与综合偿付能力均下滑了211.19%,近乎“腰斩”。

“偿付能力下滑主要基于公司为提高资本使用效率,持续支持业务转型升级,积极拓展业务,在合理范围内占用了部分偿付能力额度。”对此,渤海人寿如是回应北京商报记者。

而关于如何提升偿付能力,渤海人寿相关负责人表示,渤海人寿将进一步加强资产负债及资产配置管理,积极提升资本使用效率,拓宽资本补充来源,优化资产配置比例;同时,进一步完善业务结构,加强业务计划的科学制定和落实管理,提高业务经营与管控水平,使得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始终维持在稳健水平。

关于是否准备采用增资等手段提升公司偿付能力,渤海人寿方面则表示,公司当前注册资本金130亿元,偿付能力充足,暂未有增资计划。

对于中小险企如何保证与提升保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业内人士建议,保险业务开展速度与规模要与资本金相匹配,必要时要做好分保安排;注重保险资金运用的安全性,避免出现大的投资亏损;发行资本债券或者增加注册资本来补充资本金。

“新官”上任,路向何方

“空降”而来的国资背景高管将带渤海人寿走向何方更是备受关注。

2020年渤海人寿的原“海航系”董事长闻安民从职位上退下,拟任总经理,而由吕英博接任董事长职位,且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吕英博已正式履职。公开信息显示,吕英博曾任天津港(600717,股吧)保税区财政局局长、天津港保税区工作委员会委员等职,现任天津天保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对于这一权力交接,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渤海人寿股权更迭的“先兆”,渤海人寿或被国资接手。

若渤海人寿最终被国资接手成功,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主任郭振华分析称,国资的投资风格应该会更保守,渤海人寿的投资收益波动可能会更小;不过,险资投资情况与经济形势也有很大关系。

“掌舵人”迎新后,渤海人寿如何提振业绩、弥补亏损、化解风险?相关负责人介绍称,首先,持续做好全年业务节奏和业务结构的整体把控,在已开设机构的京、津、冀三地继续深耕细作,进一步提高保险业务的市场份额。

其次,积极推进公司数字化运营模式升级和价值型渠道业务的拓展,大力挖掘健康险产品的市场空间,为业务结构的持续深化转型提供强有力的保障。

最后,进一步加强内控体系建设和风险监测与防控,储备更加充足的流动性水平,持续加强投资业务的风险管控工作,推进可持续发展。

“对于中小公司而言,一方面由于专业投资人才有限,投资能力较弱;另一方面,能够运用的资金相对较少,为了追求高收益很容易造成投资过于集中而带来投资风险。”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对于中小险企可以采取的投资策略,该人士称,中小型保险公司如果自身投资能力较弱,可以考虑委托一些大的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代为进行保险资金运用。如果自己进行投资,也需要时刻有保证资金安全性这根弦,做好分散投资和资产与负债的匹配管理。

渤海人寿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投资策略方面,整体配置以易变现高流动性标准化业务为主,非标业务为辅。总体策略稳定当头,偏向资产类或带有资产属性方向配置,进一步提高收益,推进公司的平稳健康运营。

在新任高管的带领下,该人士透露,新年将坚持“回归保障、科技赋能”的发展战略,在稳定业务规模的同时,持续深化业务转型,加大期缴和保障型业务的推动力度,集中资源向具有保障型、可持续性以及高内含价值的关键项目倾斜,强化价值型业务的拓展,提升业务价值和公司盈利能力,推动公司向价值增长转型。

同时,强化科技赋能,加快营销渠道、流程管理以及客户运营等环节的数字化进程,进一步深化保险科技的应用,创新发展,提质增效;从费用管控、资源整合、人才体系建设、信息建设、合规管理、客户服务等多方面开展精细化管理,进一步完善公司后援体系。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