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落地 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转型之路悄然开启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2021-08-10 10:48:15

“双减”政策落地后,各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转型之路悄然开启。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9日,已有包括贝达英语、VIPKID、鲸鱼小班等在内的多家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停售了面向K12学员的境外外教课程。取而代之的新业务是各种境内外教课、成人外教课和其他素质教育品类课程。在迈向合规的路上,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业务结构单一,若无准备和积累,转型或将面临“生死考验”。此外,上海市教委还在最新发布的文件中要求,1-5年级的小学生期末考试不考英语,英语的“降温潮”是否即将到来?而没了境外外教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还有几张牌可打?

北京商报

少儿境外外教课成历史

“宝妈您好,贝达英语的外教课从8月9日开始停售和停止续费。”当北京商报记者以家长的身份向贝达少儿英语的老师询问课程情况时,得到了这样的回复。该位老师还给记者发来了一份通知,通知显示,贝达英语的在线外教课于8月9日零点停止销售和续费,8月9日前购买课程的学员可遵循意愿完成外教课。

“接下来会上线中教课,预计在本月中旬之后。”贝达少儿英语的课程老师表示,公司后续将按照“双减”意见转型,计划推出“陶陶悦读”中文绘本“、成人在线英语”和“中教少儿英语”等新产品。

除了贝达英语,同样停售境外外教课程的还有VIPKID和鲸鱼小班。值得注意的是,鲸鱼小班在停售境外外籍教师课程的同时推出了“境内外教直播课程”;VIPKID也于日前发布致学员和家长的一封信,8月7日起,不再售卖涉境外外教的新课包;8月9日起,不再对老用户开放涉境外外教的课程续费。

据VIPKID方面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的“VIPKID成人课”“双语非遗文化素养课”“中教口语课”和“境内外教课”都在内测收尾阶段。“现在公司一切正常,正在积极转型中,近期新产品推出的时候会再行披露。”前述工作人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VIPKID的课程老师也表示,目前家长可以给孩子报名中外教结合的班课。从该名老师发布的课程信息来看,VIPKID的“中外教培优课程”针对6岁及以上的小朋友。此外,据51Talk方面透露,目前也已停止面向新学员售卖境外外教课,改为中教课程,此前购买过外教课课包的学员可继续上课。51Talk也在发布的致用户的一封信中提及,机构在8月初上线“语言素养课程”,未来还将继续加大对成人英语业务投入。而GOGOKID则是直接暂停了业务,向家长退费。

北京商报

转型方向大同小异

从上述机构停售境外外教课、集体转型的动作来看,少儿英语培训机构在转型时的动作大同小异。除了GOGOKID的业务暂停,其他机构的选择无外乎转中教课、转成人线和拓展合规素质教育类课程三种。对一些此前专攻少儿英语,甚至在线外教这一单一业务模式的机构来说,转型称得上是切肤之痛。

“与少儿英语相比较,成人英语一直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指明灯智库联合创始人、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了解,51Talk的母公司原本就是做成人英语培训业务,后来转向做少儿业务。“成人对课程的需求量和少儿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市场的规模性和成长空间都非常有限,”郁苗谈道,“如果机构都转到成人方向的话,不是一个好选择,只能说是不得已的选择。”

“双减”落地,少儿英语培训乃至整个校外培训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被彻底改变,评价标准、发展目标均需要重新考量。对此,郁苗分析指出,过去被看重的高利润率和高用户增长率的评定指标或许会发生改变,市场上将产生很多小而美的企业。

而家长的需求同样值得机构关注,北京家长霍先生此前一直给孩子在VIPKID报名课程,最近“双减”政策发布,他没有再续报课程。“一方面考虑到政策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也担心机构的运营,如果频繁更换老师,会影响孩子上课的感受和体验。”霍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坊间传闻“机构向家长授课,再由家长教授孩子”的模式,霍先生觉得不太现实。

英语“降温潮”会到来吗

上周末,“上海小学期末不再考英语”的话题也在网上引发热议。据上海市教委于日前发布的《上海市中小学2021学年度课程计划及其说明》显示,小学阶段不进行期中考试或考查;小学一、二年级可进行期末考查(一年级不得进行书面考查);三、四、五年级期末考试仅限语文、数学两门学科,其他学科只进行考查,考查形式可灵活多样,严格执行等第制。

但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溯源发现,早在四年前发布的《上海市中小学2017学年度课程计划及其说明》中,就已提及“小学一、二年级可进行期末考查(一年级不得进行书面考查);三、四、五年级期末考试仅限语文、数学两门学科,其他学科只进行考查,考查形式可灵活多样”。这一要求,并非今年的新情况。

针对这一情况,有业内专家在解读时表示,政策的目标是指向降负减压。近些年来,一些超前培训的乱象丛生,类似KET/PET考试的走俏更是让高价出售考位的情况频发。相关政策一定程度上是在给家长的焦虑心态“降温”。郁苗也坦言,政策的出发点很好,但上海以及其他一线城市的家长一般都非常重视孩子的英语学习,需求仍在。

作为一名一线城市的家长,霍先生也向北京商报记者坦露了同样的心声,“我家里的小朋友现在4岁,属于学龄前儿童,但他确实对语言学习有兴趣,我们也愿意去培养他,希望还是能有一定的空间。”霍先生表示,“双减”政策加强了对机构的资质管理和乱象治理,他很支持和赞同,但也希望能留有一定空间。

目前,霍先生正在给孩子考虑一些和英语相关的绘本类、动画类兴趣素质课程。回顾整个少儿英语赛道的发展历程,这一赛道凭借家长的追捧迅速发展至千亿规模,而经过此次转型的大浪淘沙,未来的市场走向值得长期关注。

“一些真心愿意做教育的创业者会逐渐受到市场的青睐。大机构转型会面临更多的风险和变数,高收益是与高风险并存的。大机构将走向多样化的产品发展路径,如各种素质教育类课程。而这样的随需应变可能导致大机构总体利润率的降低,且不同产品的设计和运营也需要下功夫,进行差异化运作,对相应能力和人才的需求也会提升。”郁苗谈道。

相关新闻